掌上姬

初恋

  土方十四郎x冲田总悟



  爱恋没经验


  与土方的第一次坚持了多久?冲田也记不太清楚了,他也一直提醒自己要忘记。只是与他的每个第一次给人的回忆总是深刻至极。

  而且对象是那家伙,甚至可以说是刻骨铭心。

  好在他从未拿那件事取笑过自己。


  男人第一次总是很紧张的,人一紧张难免会出差错不是吗?比如……哭。

  冲田将扫帚扔在教室后方角落,走出教室,片刻又退回来,然后趴在靠喷泉那面的窗户,直到喷泉停止工作才罢休。...


“但是相信真正喜欢你的人一定不会让你费尽周折去找他——因为他会主动送上门来。”

算了,你不喜欢我

认识你真的太好了,即使已超过半年没再收到你的任何消息。

我甚至不知你正从事什么工作。对你的爱恋都在午夜时分偷偷咽下。或许说不定,我只是新鲜感还未过去罢了。

可是攒下的未发送出去的信息,一条比一条热情。如果你我的结局能用公式计算出来,我一定会激动万分。

颓废堕落的我,即使再可爱,谈恋爱的话也会让人有诸多顾虑。和别人谈起那方面的话题也只会淡淡提及你,不知不觉我把你当做了最不愿回想的小秘密。怎么连你空间也进不去。

算了,反正你不喜欢我。


喜欢你真的太好了,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向你表达。和你谈及成人向话题,明明是我自己先提及,如果你忽略了我某个问题,我肯定会难过死,然后撤回消息,删除...

Candy

我们之间不清不楚也好,永远都纠缠不清最好。

请求你在某一天让我得到幸福吧,不管多久以后,不管未来的我多难看。我不想再孤独一人了,让我笑一个吧。

我想穿着纯白婚纱被你抱进门。互相喜欢不是幻想也不是梦,我是如此真实地渴望着。在你眼里我看到了正常男性应有的火焰,我那双腿被吻得通红,而比那肌肤更通红的,正从我体内流向你的指尖。

一 夜 情

明知爱你的结局会如同患绝症,你向我望来时那眼神让我在梦里也止不住高兴。别让我看到你离别的背影,我宁愿在经期疯狂吃冰饮。

自问从未有人来认领,哪来的好命。

你随口撒的谎我亦当真,反正最后都要我自欺欺人。你打开了我身体的门,你让我心里极其苦闷,从头到尾皆是我愚钝。


扔掉悲观,从此是非转换。够洒脱够放浪够喜欢。无人作证你曾让我多尽兴,遗憾未让你在我脖颈留下吻痕。


我一脸的任性

  难过就要给我哭,放声大哭。开心就要笑,抿嘴浅笑。很久以前便没有得到回复的消息早应该销毁得一干二净,从此以后再也不要提起。你凭什么认为自己喜欢的是最好的,垃圾只会被垃圾喜欢。如果只想被对方看到自己美好的一面,就竭尽全力去做作吧。老套的剧情永远不会在女孩子之间过时。每天都在打败仗,一道数学题解不出来就会怀疑自己智商。
  拼尽全力也无法阻止的事情,一定是老天注定。化了妆容的脸笑起来是透明的颜色。我还是舍不得让你们快乐。好想触摸啊,关于美好的东西,随便什么都好,哪怕是他舔过的卫生巾。尽管我十分喜欢,只要在意的人完全无法理解,我就会不争气地急出眼泪。其实一点也不脆弱,一个暖宝宝就...

垃圾

我喜欢五彩缤纷的高楼,安静狭小的房间,以及提起裙摆朝你奔去能向你撒娇的机会。摆脱孤独体明知不可能仍然跃跃欲试。我爱你。

也不知道我那些情话说给谁才不会浪费得一干二净,若是普通文字能解释我所有突如其来的情绪那我将欣喜若狂。好想作能配得上你的女朋友。
也不知道爱情要献给谁我才会欢天喜地,是不是要我同时勾搭两个优秀的男孩子才不会浪费我过多的感情。可爱的女孩子般配可爱的男孩子,好看的女孩子般配好看的男孩子,那我只能登对世界最底限垃圾。我未来的男朋友你在哪里,我等着你来脱掉我的衣服。

如果认真了事情一定能做好,如果爸爸与我通话了我一定会开心,也不知道這些屁话是谁说的。站在公交车站我唯一会做的事只有等车...

浸透

郁闷烦躁堆积膨胀在胸口,炸裂,将说未说的话将我脑袋炸了个大洞。無法否认自己很垃圾的事实,無法面对孤独一人的结局。死心吧小孩子做什么也不会有任何变化。干脆脱光了衣服在被窝里钻来钻去,尖锐的指甲抓破了内衣蕾丝花边,最后叹出的一口气开出了一朵花。

期待二十一岁的盛夏,怀念去年那天阳光底下苟延残喘的它。围绕着所有的快乐走完一圈,与唯一的生日礼物拥抱着过一晚。奢望這样那样的生日,浇熄诸多祝福话语里隐藏的其他。讨厌为了谁去做某件事,哪怕那是我並不讨厌的。
父亲说轻易许诺会死全家,那么我想问问他可不可以把我等份平均分开很多瓣。任性太久忽然被人拆穿就好像一个小孩子有多难堪。逐一理解透彻。给我的唇舌上锁永远做个...

赦免


  穿上母亲生前留下的连衣裙,抹上父亲情人那里偷来的粉底液。今天也是陰暗無雲的天气,每天都一样的愉快心情。精致漂亮的妆容忽然显得放纵不羁,年少无知渴望的宠溺全都贴上tag“不可理喻”
,尽情虐待這本该留下男子气息的皮肤。

  父亲的摄影机缝隙里堆满了细小沙泥,唯一拍过的那张衤果体照片还留在最底里,全身仿佛被抽去力气,曾经想要窥探欣赏一番的勇气也全然失去。我还是喜欢,喜欢那个人。相似的面容,我们对视仿佛这是最后一眼,里面的深情要留一万年。“愿你风光大嫁,与他共成佳话。”您這样子冷声说道。

  我凭着三生运气,投胎为你一生亲人;
  我凭着一腔孤勇,无声愛你...

关于我

© 掌上姬 | Powered by LOFTER